就来到居委会捐款,复旦附中退休党员在特殊党费交纳仪式上

 重要消息     |      2020-01-14 22:29

伟德体育 ,自5月12日四川省汶川县发生8.0级大地震以来,灾区的灾情无时无刻不在牵动着我校广大退休老同志的心。他们除了通过广播、电视、报纸等媒介,及时了解灾情,密切关注救灾情况外,还积极主动地通过各种渠道向灾区人民伸出援助之手,以实际行动帮助灾区人民渡过难关。灾情传来,在单位和组织上还来不及通知到大家的情况下,很多老同志就已经通过所在街道或居委会捐出了善款,不仅捐款数目大,动辄千元,而且有的老同志夫妻俩捐出的还是两份,更值得一提的是,药学院奚念珠老院长,不顾80岁高龄,于地震发生后最短的时间内,亲自将4000元捐款送到了药学院。5月15日,校退管会与退教协联合发出了“伸援手,献爱心”抗震救灾倡议书,老同志们积极响应,纷纷解囊相助。可以说,几乎所有的老同志都通过所在单位、社区、街道等捐出了善款,不少老同志还在本单位、社区、街道等多个捐款点进行了捐款,就连长期患病、行动不便的很多老同志也都委托他人进行捐款,部分远离学校或身在外地的老同志甚至还通过邮寄的方式将捐款送到单位,而那些跟随子女身居海外的老同志,在得悉四川发生特大地震后,也通过国际长途电话,于第一时间委托同事或朋友代为了捐款。收到交纳特殊党费的通知后,退休党员们再次积极行动起来。经济学院91岁高龄的蒋学模教授,患肠癌正住在华东医院,尽管病情严重到有时还需要使用呼吸器,但躺在病床上的他在得知地震灾情后,立即委托保姆从自己的养老金中取出1000元捐到经济学院(其保姆因无渠道可捐,也通过经济学院捐出了50元),交纳特殊党费的消息传来,蒋老再次委托保姆到经济学院交了500元特殊党费;社科部两位退休早、收入低、身体又不好的老同志,从自己生活费中拿出500元交纳特殊党费,其他老党员也都交了200元或300元不等的特殊党费,个别当日无法参加组织生活的老党员提前把特殊党费交到支部;基建处一位遭遇车祸不久的老党员拿出一些“救命钱”交纳了特殊党费,一位长期生病的老党员特地赶来参加了这次组织生活,另有一位80多岁的老党员,虽因重听听不到组织生活会的内容,但待身边同志用笔写下,给他看过之后,他当即表示一定要捐款;数学学院退休教师在5月15日前就有14位退休教师在学院内捐款4400多元(不包括在街道的捐款),5月24日,数学学院退休党支部过组织生活时, 10位党员退休教师交纳特殊党费1750元;管理学院一些党员在社区交了特殊党费,来到学校又交纳了一次特殊党费;公共卫生学院一位党员在居委会和学校各交纳了500元特殊党费;校机关(邯郸校区)3个退休党支部的党员交纳特殊党费近20000元;药学院一些退休党员虽然自己生活困难,但交纳特殊党费的积极性却丝毫不亚于其他人,为牢记汶川地震日,该院有一位老同志夫妻俩各捐了512元特殊党费;复旦附中退休党员在特殊党费交纳仪式上,每人递上了一个装满自己关爱和祝福的信封;材料系一位老党员在社区捐了1000元,特殊党费又向组织捐出了一笔钱款,一位退休后到外地居住的教师接到通知后,原定由家属代缴纳特殊党费的,后来这位党员改变初衷,专程赶回上海亲手把特殊党费交给了组织,另有一位因长期患哮喘病而很少来学校的退休党员也特地赶到学校交纳了特殊党费;后勤有两位在国外的老党员通过越洋电话委托他人交纳特殊党费,一些行动不便无法到场的同志,安排子女一早将特殊党费交到了组织,还有两位退休党员接到交纳特殊党费的通知后,带上工资卡赶往银行,把自己当月的工资一分不留得全部取出,交纳了特殊党费,他们中的一位,其爱人还处于长期因病卧床不起的境况,另有……复旦大学的很多老同志因退休早、身患疾病等各种原因,生活并不宽裕,自己也时常成为受助对象,但是,在此次地震灾害面前,他们毅然慷慨相助,用自己的爱心支持和温暖着灾区的人们。退休老同志们在积极行动着,我们也因他们的义举在深深感动着!

四川汶川地震发生后,本市老干部、老红军纷纷为灾区捐款。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市老干部在这次为抗震救灾捐款中,共捐出600余万元。

    中国绿色时报5月26日报道 100元、500元、1500元、5000元……5月23日下午,在国家林业局机关大楼的会议室里,党员们将一笔笔“特殊党费”捐献给灾区,表达一名共产党员对灾区群众的一份“特殊爱心”。
就来到居委会捐款,复旦附中退休党员在特殊党费交纳仪式上。  中共中央组织部下发《关于做好部分党员交纳“特殊党费”用于支援抗震救灾工作的通知》后,国家林业局全体党员迅速行动起来,纷纷通过交纳“特殊党费”的形式表达自己支持灾区人民抗震救灾的迫切心情。
  截至5月23日17时,已收到2800多名共产党员196万元人民币和150美元的“特殊党费”,部分单位党委还缴纳节余党费24万元。
  国家林业局党组书记、局长贾治邦,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李育材,局党组成员、中央纪委驻局纪检组组长杨继平,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雷加富、祝列克、张建龙,局党组成员孙扎根都以普通党员身份交纳了“特殊党费”。
  一些有着特殊经历和特殊情况的党员也纷纷站出来,缴纳“特殊党费”,表达特殊的情感。
  5月21日,国家林业局林产工业规划设计院离退休党员度过了一次难忘的党组织活动,一些老同志在电视中看到党员以缴纳“特殊党费”的形式支援抗震救灾的报道后,便主动建议利用过党组织生活的机会,组织为灾区群众捐缴“特殊党费”的活动。
  一些老党员行动不便,就委托亲属代自己交来“特殊党费”。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的离休老党员、老干部谢宗正腿脚不好,又患脑血栓,他在电视中看到灾区群众遭遇的不幸,多次流下热泪。为支援灾区,他第一次捐出了1000元,这次又以“特殊党费”的形式捐出了1000元。
  80岁的老党员蓝印华,委托保姆送来1000元“特殊党费”。而这位年轻的保姆也从自己为数不多的积蓄中拿出100元捐给灾区群众,并一再表示她很希望能帮灾区做些事情。
  许多党员交纳了一个月工资作为“特殊党费”。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干部一次捐出了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他说,天天看电视,我们看到一种希望、一种力量,我们能做些什么?不能到灾区,就捐点钱,为灾区群众解决点生活困难吧。
  据统计,局机关及在京直属单位全体老干部党员10天内两次捐款,在前一次捐出11万元后,截至23日11时又捐款35万元。
  一份份“特殊党费”,承载着共产党员对灾区群众的一片深情厚谊。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原秘书长陈润生以自己1969年入党的特别年份捐赠了1969元“特殊党费”,表达自己对党的深厚感情和对灾区群众的牵挂。
  耿戊,1995年筹建上海野生动物园时,因腰部扭伤突然下肢瘫痪,至今靠双拐行走,生活无法自理,现病休在家。耿戊对灾区、对大熊猫保护区的安危分外关注,除参加国家林业局组织的为灾区捐款活动外,还特别为卧龙保护区捐款5000元,此次又郑重捐赠“特殊党费”1000元。
  灾情也牵挂着在国外学习的余晓平的心,他特意委托同事捐来150美元“特殊党费”。
  75岁的诸葛俊鸿说,天天看电视,心里坐不住了,“应该为灾区人民奉献一点爱心。”5月21日,他从几十里外的家里早早赶来交纳100元“特殊党费”。
  23岁的预备党员陈鹤,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工资只有几百元,这次捐出1000元。他说,在艰苦的战争年代里,每当最危险的时刻,需要献出自己生命的时候,不少共产党员想到的是最后交纳一次党费,一文不留把自己所有的物品捐献出去。共产党员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就要毫不保留奉献出自己的所有。
  外聘职工丁方,虽然组织关系还没有转过来,但也主动交来100元。她说,数万人罹难、上千万人受灾,在这个时刻,共产党员就要以抗震救灾为己任,主动交纳“特殊党费”。

曾三过草地的老红军苏力是四川青川人。得知灾情后,生病无法出门的她连夜打电话到区老干部局,请求捐款。老红军廖文光老家也在四川,震后第二天一早,他就到居委会捐献了3000元。两天后,他又捐2000元。地震当天,90岁的老红军蒋大超打电话向单位请求捐款,市红十字会专门派人上门接受1万元积蓄。抗战老战士、老党员邵全忠捐款500元。当他看到党员交纳“特殊党费”新闻后,又叫女儿到银行取出5万元现金,交纳“特殊党费”。老同志瞿彦章行动不便,地震次日委托保姆到居委会捐款100元,5月20日,他在保姆搀扶下,从银行取出3万元交纳“特殊党费”。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党员吴邦盛特意召开家庭会议,将10万元积蓄捐献给灾区人民。92岁的李丕卿抗战时期参加革命、1941年入党,与老伴捐出了2万元。

97岁的离休干部施平与夫人蒋炜第一时间到所在春华居委会捐款1万元;年近90的左英行动不便,派驾驶员把5000元送到机关;市委组织部原部长周克特意赶去单位捐款1万元;市委老干部局原局长张民诚5月14日一早从医院赶到单位送上善款。长宁区胡守珍行动不便,但坚持与老伴一起来到市红十字会捐款1万元,并再次在社区捐款1600元。离休干部呼醒国,4月份儿子刚患病去世,老俩口还没有从痛苦中完全解脱出来,就来到居委会捐款。正住院的离休干部卞佩英、裴昌泰夫妇从银行取出1万元,投入医院募捐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