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人文、建筑技术、园林种植各个方面深入挖掘史料,那些只停留于纸面、人们无法读懂的历史被真正的读懂

 考试资讯     |      2019-12-13 01:53

感知圆明园:被科技放大的历史回响

清华大学郭黛姮团队完成60%的圆明园景区数字化复原

来源:科技日报 2014-9-5 蒋秀娟

万园之园 虚拟中重生

来源:《人民日报》2017-04-19 赵婀娜 刘蔚如


80余位专业人员,15年专注于遗产保护,1万余件历史档案,4000幅复原设计图纸,2000座数字建筑模型,6段历史分期中的120组时空单元,终于让圆明园这座“万园之园”跨越了310年的时光,再次展现在大家面前。

www.19468282.com ,这就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郭黛姮教授团队完成的数字圆明园研究和应用项目。目前,团队已经完成了所有能够采集到详实信息的景区的数字化复原工作,精准数字复原景区达全园总量的60%。

勘查、测绘的同时,深入挖掘史料

如何践行建筑遗产保护与传承的理念,既遵循遗产保护的原则,充分展示和阐释建筑遗产的历史、文化价值,又能满足公众“亲眼目睹”的情感期待,成为郭黛姮一直以来的探索。而要把圆明园这座存在了150年的园林搞清楚,必须首先进行造园史的研究,从历史、人文、建筑技术、园林种植各个方面深入挖掘史料,采用“总体史”的理念对不同学科研究进行全面整合,重新发现圆明园的造园特点。

自1999年起,郭黛姮带领团队开展了一系列基础性的研究,他们注重实际调查,包括勘查、测绘和已有的考古发掘新成果,同时深入挖掘史料,采用文化人类学的方法,对圆明园中的场所空间进行分析,还运用比较的方法,将圆明园放入中国古代建筑与园林史的大背景中来审视。

在此基础上,团队结合1933年、1965年、2002年地形图,查找了圆明园山形、水系在全园的变化状况;利用圆明园的样式房遗图、当时的书画作品、圆明园的文献档案,对园中每栋建筑的造型特点、景区空间构成进行分析;发掘出一些特殊造型建筑的结构特点,山石、花木的配置手段。这些研究深化了对清代皇家园林造园艺术的认识,类型之丰富前所未有,规格之高超乎想象,空间丰富,尺度宜人。

但是仅仅做到这些,对于郭黛姮和她的团队来说并不够,如果能够把园中这些变化展现给公众,就能够使大家看到圆明园持续生长的鲜活历史。在这种背景下,采用现代科技手段,把研究对象以三维的形象生动立体地呈现出来的想法被提上日程。经过一番研究之后,多学科合作的“数字圆明园”研究与应用工作正式开启了。

研发虚拟游园系统,开展应用转化

在数字化复原圆明园的过程中,每复原一个景区就有10多道程序,遗址信息精确采集与记录,文献资料精细研读,样式房建造技术分析,残损构件的虚拟拼接等等。而这过程中,也常常伴随着新的发现,比如在西洋楼景区的研究中,团队从圆明园库房所存的残损琉璃花饰,发现了西洋楼景区“中西合璧”的新特点。

通过对圆明园数字化复原的研究,郭黛姮和团队成员将圆明园研究从平面引向立体,他们揭示了不同功能景区的不同尺度关系,园林空间的连续转换,以及景点之间的对景、呼应关系,将圆明园从静止切面引向三维时空。这样的复原,在郭黛姮看来是圆明园的另一种重生,“它不仅解决了遗产保护与遗产重生的矛盾,又满足了公众的需求和认知”。

为了实现数字圆明园研究成果的应用转化,清华大学团队和圆明园管理处共同承担了2013年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重现辉煌——数字圆明园研究及文化旅游应用示范”项目,进一步组织了跨学科、跨领域、跨行业、跨部门的合作,探索创新型的数字化文化旅游服务产品转化路径。

从历史、人文、建筑技术、园林种植各个方面深入挖掘史料,那些只停留于纸面、人们无法读懂的历史被真正的读懂了。团队研发了“虚拟现实”的圆明园移动导览系统和圆明园虚拟游园系统,研发了具有海量数据,集定位、导航、位置识别、音频讲解等于一体的圆明园移动导览产品和高清沉浸式体验产品。而团队研发的“增强现实”IPAD导览,将遗址现状与历史复原场景进行叠加的同屏对比,能够实现360度环视,获得了技术发明专利。

如今,对圆明园的研究工作,郭黛姮和团队的探索并未停止。他们正围绕全新的数字技术概念,推进“混合现实”和“感映现实”两个创新项目,让人有种身临其境之感。他们还利用多媒体技术,营造具有极高艺术观赏性和感染力的体验式空间,充分调动体验者的五感。同时,团队还将进一步扩大数字复原的研究范围。

编辑:华山

  “10000余件历史档案、1500个日日夜夜的奋斗、4000幅复原设计图纸、2000座数字建筑模型、6段历史分期中的120组时空单元、跨越270年遗址信息的精确采集与记录,实现真实历史胜景的数字化复原和再现……”在9月3日开幕的第三届“文化遗产保护与数字化国际论坛”上,开场播放的“数字圆明 智慧遗产”影片让所有在场的人都为之振奋。

  20世纪末,梁思成关门弟子郭黛姮率领80余位研究人员开始了一座世界园林再现的浩大工程。严谨精准的数字建造、详实的历史文化信息挖掘、遗址信息的精确采集与记录、残损构件的“虚拟拼接”……15年来,他们默默地、静静地“聆听着”来自古代的声音,把温婉深邃的中华古代文明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呈现于世人面前。

  “我们当初没有想到会做出这么令人激动的作品出来,最初只是郭老想把她所研究的东西用现代计算机的手段呈现出来。否则,历史文化的研究和积累可能就永远只停留在老一辈研究者脑中,无法传承给下一代。”说起数字圆明园建设的初衷,清城睿现数字科技研究院院长贺艳说,“但没想到,当二维图变成三维图的时候,效果是这样的好。那些只停留于纸面、人们无法读懂的历史被真正的读懂了。”

  “纵观人类发展历程,源远流长的历史和璀璨夺目的文化古迹在人类文明史的长河中如繁星闪烁。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历史文化被岁月的尘埃逐渐掩埋,逐渐变得晦涩难懂,甚至灭失。一直以来,文化遗产界的学者专家们,前赴后继不断努力,试图将破碎的历史密码进行破译,但是因为领域的局限和行业的壁垒,始终无法让公众得以知晓理解,更难以进行广泛的传播和传承。”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说,“所以需要‘翻译’。比如故宫博物院,不但拥有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木质结构的宫殿建筑群,而且拥有180余万件的珍贵文物,这里面蕴含着极为丰富的‘密码’信息,包括制作工艺、产地、作者、收藏者、历史背景等,都需要我们去一一‘翻译’。”

  “将历史密码翻译成公众能够读懂的语言”正是本届论坛的主旨。“通过将来自文化遗产、科技、教育等等不同领域不同行业的专家聚集在一起,讨论将文化遗产以一种更加高效和崭新的方式展示给世界,具有极强的针对性和现实性,必将对今后若干年文化遗产、科技、教育等行业的发展产生十分积极的影响。” 清华大学副校长姜胜耀说。

  在中国重要遗址保护的进程中,高速发展的数字化技术正在为遗产的保护和展示提供着各种全新手段。在现代科技的帮助下,清华大学的“数字圆明园”、故宫博物院的虚拟复原技术和“紫禁城祥瑞”等APP产品,以及敦煌研究院的“数字敦煌”等已经为遗产数字化做出了成功的探索。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指出,我们国家有很多非常珍贵的遗产。其中有一些规模特别巨大,内涵特别丰富,价值非常重要的遗址,过去一直被称作叫做大遗址,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这些大遗址是当代文物保护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郭黛姮强调,数字复原基于严谨的学术研究,文化遗产保护应更多结合历史建筑及园林景观特色,并利用数字化的方法将遗产原貌很好地呈现给大家。

  童明康认为,清华大学运用声光电技术,通过计算机模拟三维环境等,采用情景模拟方法对遗址的价值、历史背景和相关故事进行展现,效果很好。比如圆明园遗址通过多学科参与和数字化技术并通过严谨的复原研究对遗址进行全景的三维构建,并开发互联网及终端应用,与公众分享虚拟的圆明园。“这样的价值一直是很多文物保护工作者的梦想,而这样一个梦想由清华大学把它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