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易的同学——17岁的王哲投案,姚易的尸体在该校教学楼601教室被发现

 考试资讯     |      2020-01-14 22:20

2018年12月27日上午,“新东方教室奸杀案”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一审时被告人王哲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月8日上午,北京新东方十六岁女生教室遇害案二审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第六法庭开庭审理。

摘要:  去年5月19日晚,李洁16岁的女儿姚易(化名),在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失联。次日清晨,姚易的尸体在该校教学楼601教室被发现;同日,姚易的同学——17岁的王哲投案。  “不接受道歉,不谅解,不提出附带民事赔偿。”这是李洁对王哲(化名)的态度。  去年5月19日晚,李洁16岁的女儿姚易(化名),在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失联。次日清晨,姚易的尸体在该校教学楼601教室被发现;同日,姚易的同学——17岁的王哲投案。  2017年6月26日,北京一中院一审认定王哲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公开宣判王哲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判决后,李洁接受了红星新闻的采访,她表示尊重法院的判决。▲受害女生姚易。 李洁供图  A  教室里的强奸杀人案  女孩出事前还和母亲微信聊天  17岁的同学第二日投案  2016年5月19日晚,正在北京市昌平区新东方外国语学校读高一的16岁少女姚易,突然失联了。次日,17岁的王哲向警方承认自己动手杀害了同学姚易。  姚易的母亲李洁说,自己女儿生性乖巧懂事,成绩优异;因想要考托福出国选择离开山东老家前往北京求学,平时会经常向母亲汇报学习生活情况,一个月回家一趟或者两趟。案发之前,姚易还曾向母亲抱怨王哲总是找自己麻烦,但母女都没有放在心上,母女俩经常一起讨论姚易出国后读什么学校、选什么专业的事情。  2016年5月19日20:48分,李洁正和女儿微信聊天,没有收到女儿回复后,她以为女儿去洗漱了便没有在意,随即她告诉女儿已经汇款,依然没有回音,此时的李洁还不知道女儿再也不会回她消息了。  当晚21:00,姚易手机显示和某同学通话两次。  当晚22:02,王哲翻墙离开学校,被监控拍到。  2016年5月20日0:40分,李洁接到学校电话,被告知自己女儿姚易和王哲出去至今未归。  校方让李洁放心,称已收到王哲短信,短信说姚易和自己在一起,很安全。李洁随即给女儿打电话,关机。尽管有校方安抚,但李洁还是决定连夜从山东东营开车到北京。案发教学楼。 李洁供图  2016年5月20日上午,王哲投案,他承认自己杀害姚易之后拿走手机并关机,但不承认自己强奸姚易。随后王哲被公安刑事拘留。  2016年5月20日,因为堵车的缘故,李洁在中午到达学校,随即被告知女儿姚易遇害。  是否自愿发生性关系成焦点  女孩母亲奔走各地做调查  王哲坚称和姚易是自愿发生性关系,事后由于姚易反悔要向老师报告,情急之下用手将姚易勒死,李洁从女儿生前反应来看,怎么都不相信是他俩是男女朋友关系。  两人是否是自愿发生性关系?这成为本案最大的分歧点。  为了给女儿一个公道,李洁对媒体称, “她把家里的生意关了,很多事情也不做了,一直在专心调查这件事情。主要在调查,搜集证据、找律师、找法医、找专家,向检察院提出补充鉴定申请,申请对被害人是否存在骨折、臀部裤子处大量血迹的形成等进行补充鉴定。这期间我一直住在北京,但往全国各地跑。”  事发后,王哲的个人及家庭信息也被网友不断曝光。网传王哲家很有势力,王哲的母亲吕红霞是北京某商贸公司总裁,王哲曾在新东方开学典礼上作为高一新生代表发言。还有网友表示,事发当晚,是王哲在学校的一个狂热仰慕者刘某给姚易打了两个电话,才引姚易到的601教室。  2017年4月19日,该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2017年6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王哲故意杀人、强奸一案。法院认定王哲构成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王哲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哲和朋友对话。李洁提供  B  红星对话女孩母亲  1、谈原谅:“对方一上来就想拿钱来解决,我怎么可能接受”  对于判决结果,李洁说出“尊重判决”的语气有点勉强。一方面,我国现行法律规定,未成年人犯罪不适用死刑,无期徒刑已经是最高的刑罚,即使她要求上诉,刑期上也没有加重的空间。但另一方面,她说:“作为母亲,我当然希望让他死刑,自古以来杀人者偿命。”  她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她不需要对方赔偿,甚至对于这起案件,她都没有向法院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的要求。也就是说,她“根本不打算谅解对方”。  根据最高法修订后的《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偿能力以及认罪、悔罪程度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  李洁告诉红星新闻,这是因为对方家属一开始处理问题的态度激怒了她。  “出事第二天,我们人还在去北京的路上,他们就托新东方的老师和校长给我们带话,问这个问题能不能用钱解决,你说我当时怎么可能接受。”李洁说,在金钱交易被拒绝后,王哲以及他的家人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们,在庭审和判决阶段也没有见到王哲的家人出席。  26日下午5时,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王哲的母亲吕红霞,吕红霞称目前在外面出差,不在北京,被问及对判决结果的看法,吕红霞称“我没有在判决现场,还不知道判决结果,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并希望记者能理解她现在的心情。  “我现在还在开会,脑子里有好多事情,不方便跟你聊。” 吕红霞说。  2、谈庭审:“穿一身名牌,全场镇定,我感觉对面站了个演员”  王哲并非没道歉,只不过他的道歉并不被接受。根据媒体报道,王哲在4月19日的庭审上数次道歉,但李洁始终没有接受。  对这点,李洁说道歉的前提“至少是承认错误”,但一直到判决,王哲方面一直没承认所犯的强奸罪行。“他一面坚称当时双方的行为是自愿的,一面又给我道歉,这我没法接受。”  李洁告诉红星新闻,在庭审阶段,对方律师试图为王哲做无罪辩护,“对于杀人,对方说是过失杀人,而强奸,对方则辩称两人是情侣关系。”  为了搜集相关的证据,李洁在这一年中辗转奔波。最初警方的鉴定结果并不能证明强奸,她辗转联系到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的刘良教授、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马智华主任和戴浩霖博士,为女儿的尸体做了补充司法鉴定,最终确定了外伤系击打造成,进而帮助认定了强奸的罪名。在证人方面,刘洁找了姚易在新东方的同学,加上检察院通过技术手段恢复的通讯记录,证明了两人不存在男女朋友关系。  而北京一中院的判决,最终也采信了相关的证据,认定王哲“违背妇女意志,采用暴力手段与妇女强行发生性关系,其行为构成强奸罪;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  对于王哲,李洁曾专门写过一个材料交给警方,名字就叫《李洁起底王哲》,在这份材料中,她将王哲称为“出生在问题家庭的问题少年”,称他“在学校是黑团伙头目,除了学习不干其他坏事都干。”▲王哲的朋友圈。李洁供图  在法庭上,王哲让李洁印象深刻。“他一会儿不承认强奸,一会儿又给我道歉。判决的时候,穿了一身名牌,头发梳的立立整整的,全场神情镇定地站在那,一言不发,我感觉对面仿佛站了一个演员。”  3、谈未来:将回山东老家 考虑起诉学校  据了解,出事的北京新东方外国语学校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其官网显示,“学校占地面积128亩,总建筑面积45000平米。现有高中三个年级和初中三年级共二十个教学班。学校采取小班教学模式,每班25-30人,可以保障每位同学都得到教师的足够关注……”  然而,李洁告诉红星新闻,女儿从初三开始就读,“当时因为校长是山东人,在山东当地设了个报名点,女儿正好要考虑出国,所以我们就过来了。”  女儿出事之后,李洁说她才意识到这所学校的管理“其实相当混乱”。“出事的地方没有监控,老师搞不清学生状况,最关键的,校长竟然告诉我在这里男生和女生开房很正常。”  李洁说,他并没有考虑好要不要向新东方发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但她说“很后悔让女儿来北京。”  对于未来的生活,她并没有想太多,只是说专注眼下的判决,称未来风平浪静了,可能会回到山东的老家。

2016年5月19日晚,16岁女生姚易在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失联。次日清晨,姚易的尸体在该校教学楼601教室被发现;同日,姚易的同学——17岁的王哲投案自首。

庭审持续了9个小时,从早上9:30一直进行到晚上6:40,中间只休息了10分钟。这让李洁感觉有点意外,开庭前,她的律师还告诉红星新闻,由于对方一审被判处顶格处罚,上诉不会加刑,不排除仅仅是希望为减刑走个程序。

2017年6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院一审认定王哲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随后,王哲一方不服,提起上诉。2018年2月8日上午,该案二审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第六法庭开庭。

2016年5月19日晚,李洁16岁的女儿姚易(化名),在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失联。次日清晨,姚易的尸体在该校教学楼601教室被发现;同日,姚易的同学——17岁的王哲(化名)投案。

姚易母亲李洁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对于这个结果,只能是无奈地接受,“这已是对未成年人的最高惩罚。”

2017年4月19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不公开审理。6月26日,北京一中院一审认定王哲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随后,王哲一方不服,提起上诉。

“下一步将起诉要求民事赔偿”,李洁称,希望每个孩子家长教育好自己的孩子,保护好自己的孩子,不要受伤害也不要伤害他人。(文/红星新闻记者李文滔)

“对方新提出了所谓六项新证据,不承认强奸和故意杀人两项罪名,而检方则要一一驳斥。” 李洁说, “二审法庭上,王哲哪怕在道歉后都不承认自己的罪名,我永远不会原谅他,如果二审要改判,我只能接受死刑。”

www.19468282.com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单位,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她试图平静地描述庭审现场,唯有提到女儿的死,电话那头传来阵阵啜泣。女儿的后事还没料理,从出事的16年5月19号,姚易的尸体一直安置在北京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的冰柜里,长达630天。

 

新闻回顾:女孩出事前还和母亲微信聊天

17岁的同学第二日投案

2016年5月19日晚,正在北京市昌平区新东方外国语学校读高一的16岁少女姚易,突然失联了。次日,17岁的王哲向警方承认自己动手杀害了同学姚易。

姚易的母亲李洁说,自己女儿生性乖巧懂事,成绩优异;因想要考托福出国选择离开山东老家前往北京求学,平时会经常向母亲汇报学习生活情况,一个月回家一趟或者两趟。案发之前,姚易还曾向母亲抱怨王哲总是找自己麻烦,但母女都没有放在心上,母女俩经常一起讨论姚易出国后读什么学校、选什么专业的事情。

2016年5月19日20:48分,李洁正和女儿微信聊天,没有收到女儿回复后,她以为女儿去洗漱了便没有在意,随即她告诉女儿已经汇款,依然没有回音,此时的李洁还不知道女儿再也不会回她消息了。

当晚21:00,姚易手机显示和某同学通话两次。

当晚22:02,王哲翻墙离开学校,被监控拍到。

2016年5月20日0:40分,李洁接到学校电话,被告知自己女儿姚易和王哲出去至今未归。

校方让李洁放心,称已收到王哲短信,短信说姚易和自己在一起,很安全。李洁随即给女儿打电话,关机。尽管有校方安抚,但李洁还是决定连夜从山东东营开车到北京。

2016年5月20日上午,王哲投案,他承认自己杀害姚易之后拿走手机并关机,但不承认自己强奸姚易。随后王哲被公安刑事拘留。

2016年5月20日,因为堵车的缘故,李洁在中午到达学校,随即被告知女儿姚易遇害。

由于本案涉及未成年人隐私,红星新闻并未获得本案判决书。根据北京一中院官方微博在一审判决后发布的通报称,“经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王某某于2016年5月19日21时许,在北京昌平区马池口镇东坨村满白路101号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教学楼六楼东侧办公室内,强行与被害人姚某某(女,殁年16岁)发生性关系,因害怕姚某某告发,遂扼压姚某某颈部致其机械系窒息死亡。”

是否自愿发生性关系仍为交锋焦点

被告否认强奸和故意杀人两项罪名

在一审判决中,法院认为,被告人王哲违背妇女意志,采用暴力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依法应予以惩处;被告人王哲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且犯罪性质恶劣,后果严重,依法应予惩处,且应对其数罪并罚。

最终,北京一中院依法判决:被告人王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反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李洁告诉红星新闻,在二审开庭要求被告陈述上诉理由时,王哲及其律师同时否认故意杀人与强奸两项罪名。与此前媒体报道相同,王哲坚称和姚易是自愿发生性关系,事后由于姚易反悔要向老师报告,情急之下用手将姚易勒死。

两人是否是自愿发生性关系?这成为本案最大的分歧点。

李洁从女儿生前反应来看,怎么都不相信是他俩是男女朋友关系。李洁告诉红星新闻,她找了姚易在新东方的同学,以及姚易的朋友,他们均证实两人不存在男女朋友关系。在一审时,检察院通过技术手段恢复的通讯记录,证明了两人不存在男女朋友关系,但王哲一方在二审时又香法庭提出重新对姚易和王哲的手机进行鉴定,认为有信息被修改。

据李洁描述,被告方提交的六个新证据分别是:北京新东方出具的王哲在校表现良好希望从轻处罚的说明;王祎哲曾经所在班级四班的班主任张老师的评语,说王哲在校成绩优异,遵守纪律,团结同学,从无违反校纪校规;王哲的2016年上学期的成绩单;王哲所在班级高一四班和姚易所在高一五班5月19日当天的课程表,两个班共同上体育课,有接触的机会;以及一名法医专家,对此案中强奸的情况做了分析。

“所有的证据都围绕一个目的,就是我女儿是自愿的,强奸是不成立的。”李洁说,对于王哲,她曾专门写过一个材料交给警方,名字就叫《李洁起底王哲》,在这份材料中,她将王哲称为“出生在问题家庭的问题少年”,称他“在学校是黑团伙头目,除了学习不干其他坏事都干。”

在开庭前和开庭后,红星新闻联系到王哲的代理律师,试图核实李洁的说法,但对方均表示由于案情涉及未成年人,婉拒了采访请求。王哲的母亲吕红霞,也已经更换了此前的手机号码。

对话受害女孩母亲:

对判决结果有信心 盼望过年前能让女儿回家

李洁的附带民事赔偿代理律师杨栋梁告诉红星新闻,在二审开庭前,对方并没有试图通过赔偿获取谅解。而李洁则称,对方仅仅在法庭教育环节口头表示道歉和愿意赔偿,“表现的很虚伪。”

李洁之前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提到,她不需要对方赔偿,甚至对于这起案件,她都没有向法院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的要求。也就是说,她“根本不打算谅解对方”。“谅解的前提至少是承认错误”,但一直到判决,王哲方面一直没承认所犯的强奸罪行。“他一面坚称当时双方的行为是自愿的,一面又给我道歉,这我没法接受。”

在二审结束后,李洁仍然相信法庭会维持原判,在她看来,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强奸,但整个证据链条是完整的。

在她提供的一份署名为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的刘良教授的鉴定意见显示:“死者符合被他人扼压颈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身上有抵抗伤……目前尸检所见损伤,如颈部损伤与嫌疑人供述不符,但其具体形成机制均可以强奸实施过程中形成进行解释。”

春节将至,李洁还要留在北京,他要去派出所给女儿开死亡证明,此前因为尸检结果的争议,姚易的遗体一直安放在北京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的冰柜里,长达630天。她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年前能带女儿一起回山东老家。

(文 董记煎饼 )